广州:回迁户十年拿不到房产证 被判定胜诉房屋却遭查封

我国外汇网

2018-07-06

广州:回迁户十年拿不到房产证 被判定胜诉房屋却遭查封

  西安枫韵、鸿基新城幼儿园法定代表人孙某等人为提高幼儿出勤率、增加幼儿园收入,在明知自己未取得法定资格的情况下,以吃药能预防幼儿生病为由,擅自购买处方药盐酸吗啉胍片(俗称病毒灵),于每年春秋两季安排工作人员给园内幼儿服用,引起家长不满。

  近九成广告主表示会在2015年经常使用微信,且有50%的广告主认为微信将成为未来营销活动中的必用平台。

  车身侧面,迎宾踏板和大尺寸轮圈的搭配也凸显出整体的运动风格。

5月25日国内油价调整面临搁浅将是大概率事件。  分析师孙晓飞也表示,截至5月20日,中宇资讯测算原油变化率为%,本轮调价搁浅预期持续凸显,后期国际原油上行乏力,成品油上调趋势或将逆转。

    “钢琴小王子”李雷。  2018年起,江苏视障人员也能报考普通高考、学业水平测试及自学考试了!江苏视障人员教育考试支持研究中心昨日正式成立,南京市盲人学校高二年级学生李雷(化名)高兴地和记者说,今年的“小高考”考试中,他取得了5B1C的成绩,他的梦想是考上南京艺术学院或者南京师范大学,将来做一名音乐老师。  视障人员的考卷很特殊  江苏省教育考试院院长林伟说,随着越来越多国家教育考试项目向视障考生敞开大门,视障考生也渴望像其他身体残疾的考生一样,拥有平等接受各类教育的机会。2017年,我省盲生报考的国家教育考试项目只有“专转本”一种类型。今年全省视障人员参与报考的考试类型不断增加,不仅有普通高考、还有学业水平测试、自学考试。

  2016年2月15日,南方传媒(601900)登陆上海主板,成为广东首家整体上市的省级文化企业。开盘后南方传媒连续6个涨停,2月22日收盘价元,较发行价上涨132%。

回迁户如今大多六七十岁,他们身后的绿色大楼为盈基大厦。 记者苏俊杰实习生陈家乐摄家住越秀区大沙头东船上街的多户街坊,为了一张房产证,可谓从年轻力壮的中年人熬到了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太。 1994年,他们的房子遭拆迁后于2004年回迁,却由于与开发商对回迁面积存在争议陷入了拉锯,至今未能办理回迁房的房产证。 2012年,广州中院审理要求开发商先办理房产证再解决面积争议。

这让街坊们看到了曙光。

然而,另一场突如其来的官司让事件再次陷入僵局。

由于开发商陷入债务危机被人告上法庭,如今这批回迁房遭法院查封,恐有被拍卖的风险。 20年前房屋遭拆迁父子接力追讨房产证8月17日下午,记者来到越秀区大沙头的盈基大厦7楼住户何伟彬家中,十多名住户拿着厚厚的材料等着记者。

他们大多已经头发花白。 今年67岁的何伟彬说,这套房子原属他父亲何良,1994年,广东骏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广东省旅游房地产开发公司,简称骏伟公司)征用土地,与包括他父亲在内的近200户街坊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将原址回迁到如今的盈基大厦。

按照《广州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何家的房屋拆除后,开发商约定于1997年12月30日前将回迁房屋交付给屋主。

协议中称,房屋移交后,甲方会同乙方向市房地产登记所申请,办理产权登记和领取房地产所有权证手续。

2004年,何伟彬一家搬进新居,而房产证却一拖再拖。 2005年,父亲何良去世后,继承房产的儿子何伟彬继续追讨房产证,11年过去房产证还没下落。

房产证一办10年拆迁户赢官司仍无奈原来,之所以10年来一直办不下房产证,是因为开发商和回迁户们对回迁房的面积一直存在争议。

以何家为例,何家认为,拆除的原房屋建筑面积为平方米,回迁后的建筑面积达平方米,超出平方米,应按这个面积补缴房款。 而开发商认定,据《房地产分户图》,这套房屋的总面积应约为平方米。 由于双方对房屋面积及公摊面积有争议,因此对这笔增大面积的购房款一直未能达成协议。 于是何伟彬将开发商告上法庭。

法院一审认定,房屋产权应属何伟彬所有,由于房产证还没有发下来,待办理产权登记手续、面积确定后,双方再解决超协议面积补偿款的问题。 骏伟公司不服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原以为能拿到房产证,然而,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回迁户的心再次沉了下去。

原来,他们的回迁房竟被法院查封了。

半路杀出程咬金回迁户房产遭查封在街坊们出示的一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中,盈基大厦的101套回迁房屋都遭到查封。 原来,在回迁户们与骏伟公司打官司期间,半路杀出程咬金佛山南海西樵新智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新智酒店)。 新智酒店在南海对骏伟公司提起诉讼,称骏伟公司欠债1000万元,要求还清债务。 双方达成和解后,佛山市南海区法院查封了骏伟公司坐落在盈基大厦的101套房子。

因回迁户们还没办房产证,法律上房屋的产权仍属于骏伟公司。

多个回迁户的代理律师伍红表示。

但他怀疑,这起案件的上诉、调解时机很蹊跷,有可能是虚假诉讼。

他提出了多个疑点:骏伟公司和新智酒店在这两起诉讼中的代理律师是同一个人,新智酒店与骏伟公司的股东有密切联系等。 然而,回迁户们从南海法院一路上诉到省高院,最终,省高院裁定,两起案件没有利害关系,驳回上诉。

如今,街坊们再次陷入困局。 回迁户:没房产证孩子上学遭调剂不堪麻烦大半选择交钱拆迁户连大哥坦言,去年,家中原有小学适龄孩子,本该属于户口和房产一致的地段生,可以入读最近的市一级小学大沙头小学,没想到因为没有房产证,只能被调剂到更远的小学。

更让他担心的是,房产被查封了,万一被强制执行拍卖怎么办?正因为种种麻烦,近200户的街坊中,有一大半都决定放弃抵抗,照开发商的要求补缴差额房款。

其中一户办了房产证的芳姐表示,她只要多交3万多元就能拿到房产证,于是选择交钱了事。

也有街坊因补缴的款项与协议数额相差过大,不愿意交这笔钱。 拆迁户苏姨称,根据国土房管局测绘图,他们一家共分得4套房,总面积约150平方米,而开发商说,总面积约170平方米,相差约20万元。 因此,他们不愿缴纳这笔莫须有的款项。

开发商代理律师:只有70户不缴房款大部分已拿到房产证对此,开发商骏伟公司的代理人刘律师表示,由于这群拆迁户每一户的回迁房都有超面积的部分,虽然双方在协议中约定了公摊面积,但这仅是最低标准,应该按照新的商品房政策执行新标准。

他直言,盈基大厦的198户回迁房,已有110户已经办了房产证,仅有70户左右不愿意缴纳多出面积的房款,因此才迟迟办不了证。 对于中院的判决书要求先办房产证后协调房产面积,他认为,虽然广州中院的判决书已出,但由于债务纠纷一事,省高院对此有新的认定。

开发商也正在和居民们进行协商。

对于这样的局面,律师也认为十分棘手。 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许瀚律师表示,由于房子还没登记在回迁户名下,所以还是属于开发商的财产,法院可依债权人的申请而查封。 (文/记者申卉)(中新网江西新闻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