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豆28

        魔豆28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魔豆28您当前的位置:魔豆28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社会主义中国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问题

        时间:2019-04-20 来源:淄博师专论丛 作者:张莉,刘清江,夏庆宇 本文字数:10532字

        魔豆28 www.brooksidetruckinginc.com   摘    要: 在现阶段的中国, 每当出现重大的引发社会分化、造成社会不平等的社会问题、社会现象时, 总会有阶级分析理论的在场, 但也很快为其他理论、思潮所淹没。就这种不重视阶级分析理论的社会现象分析其现实的逻辑困境, 进而指出阶级分析理论在中国社会一直存在着适用性的发展, 不只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特有现象。随之进一步分析阶级分析理论在适用性发展过程中存在的缺陷:社会秩序结构比较的缺席、新社会秩序结构建立的路径依赖、官僚阶层的缺席, 推演出正是这些缺陷导致社会不平等的加剧、阶级分析理论的式微, 最后提出了重视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对策。

          关键词: 阶级分析理论; 适用性; 社会不平等; 社会秩序结构; 官僚阶层;

          Abstract: At the present stage of China, when there are major social problems and phenomena that lead to social differentiation and social inequality, there will always be class analysis theory, but it will soon be submerged by other theories and trends of thought.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logical dilemma of the social phenomenon that society does not attach importance to the theory of class analysis, and then points out that class analysis theory has always been applicable to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society and that it is not a unique phenomenon in the process of building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Then it further analyzes the defects of the theory in the process of its applicability: the absence of comparison of social order structure, the path dependence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new social order structure, and the absence of bureaucratic stratum. It deduces that these defects lead to the aggravation of social inequality and the decline of class analysis theory. Finally, it puts forward a new path to the applicability of class analysis theory.

          Keyword: class analysis theory; applicability; social inequality; social order structure; bureaucratic stratum;

          阶级分析理论是应用阶级分析方法对社会现实进行的学理性研究, 内容主要包括阶级冲突理论、阶级合作理论和阶级划分理论等。阶级冲突是阶级合作和阶级划分的前提, 阶级划分是阶级合作的基础, 忽视了阶级冲突的阶级分析不应该属于阶级分析理论的范畴, 忽略了阶级划分的阶级合作分析同样也不应该属于阶级分析理论的范畴。阶级作为马克思主义解析社会结构的结构单元, 是马克思主义社会结构理论的核心概念。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理论, 在资本主义社会不平等现实的基础上, 主要揭示阶级之间矛盾运动的规律。

        社会主义中国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问题

          当王伟光指出阶级分析方法在今天仍然适用, [1]立刻在社会各界引起争议, 有的学者认为王伟光是乱贴“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标签。作为社会主义旗帜性的阶级分析理论就被推到了风尖浪口, 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就成为社会主义中国无法回避、也不能回避的关键问题。

          一、阶级分析理论研究的分歧及现实逻辑困境

          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 在思想理论界, 阶级分析理论是否适用现代化中国的发展就一直存在着分歧。面对中国在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新的社会不平等、社会分化, 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问题一直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 以至于在现实中形成了一种逻辑困境。

          (一) 阶级分析理论研究的分歧

          当邓小平以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理论将资本主义因素的合理存在融进了中国社会主义发展建设的过程中, 阶级分析理论研究的分歧就产生了。在肯定现代化进程的基础上, 有的认为, 阶级分析理论会造成现代化障碍、影响正常的社会分化、形成新的社会不公、轻视个体合理性存在, [2]应该予以放弃。有的认为, 阶级分析理论是社会主义方向的保证, 忽视阶级问题, 许多经济问题就无法找到合理的答案, [3]就会形成以政权巩固和发展导向为前提的双重标准。[4]对于大部分的理论研究者, 却走向了中间调和路线, 淡化阶级分析理论的影响, 但是也有分歧:有的在承认阶级分析理论基本内核和基本精神正确的基础上, 认为某些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具体结论已经不再适应于社会主义条件下的现实, 需要作出新的发展和进行理论上的完善;[5]有的以阶层分析代替阶级分析, 将二者混而为一, 忽略了立场方向的大是大非, 以至于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问题在改革开放以来很少将理论与现实紧密结合起来, 不是在漠视、忽视现实的情况下空谈理论, 就是在避开阶级立场表达的情况下只着重具体的社会问题、社会现实。在阶级分析理论层面上, 要么强调阶级斗争, 要么强调阶级合作, 很少在阶级划分问题上进行深入。

          (二) 现实逻辑困境

          虽然在改革开放过程中, 一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但是经济发展的成就却是在逐渐淡化阶级意识的过程中取得的。在改革开放之初, 允许个体经济的存在, 进而合理肯定了私营企业、三资企业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地位。在此情况下, 有人开始担心“权贵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是吴敬琏近几年来一直关注的话题, 在讲话、采访、撰写文章、专着时, 多次强调“权贵资本主义”, 如《全面深化改革遏制权贵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不是市场经济》《警惕国家主义和权贵资本主义》《直面大转型时代, 谨防中国市场经济滑向权贵资本主义》等。腐败曾一度使一部分政府官员成为民众痛恨的对象, “立党为公, 执政为民”的根基遭到侵蚀。“否认了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 共产党就没有执政的理论前提, 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历史必然性、社会的正当性、政治的合法性”[6]。每当出现新问题、新现象时, 阶级分析理论就出来表达一下立场, 而后匿于幕后。这主要是因为担心过分强调阶级斗争、阶级分析方法会断送已经取得的成果, 造成社会发展的衰退, 只讲阶层划分, 不讲阶级划分。

          阶级斗争、冲突、矛盾是阶级分析理论存在的前提和必要。阶级斗争、冲突、矛盾并不会因为主观上的忽视而消失。如果一味地忽视阶级斗争、阶级分析的方法, 社会主义的红旗就很难扛下去, 社会主义制度会被资本逻辑紧密捆绑, 累积冲突和矛盾, 迟缓社会公平建设, 社会主义制度设计的公平基因就会失去社会的给养。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是为了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 最终实现人人平等、共同富裕, 而阶级分析理论就是为了改变资本社会的不平等应运而生的。否定阶级分析理论, 就自然导致社会主义制度设计逻辑的混乱。

          但是, 过分强调阶级斗争的重要, 将阶级合作关系异变为阶级隶属、阶级服从的关系, 资本对社会的积极作用无法体现出来, 影响经济发展, 形不成有利于社会发展的势能差, 社会发展动能就会不足。社会差别是客观的、功能性的。阶级斗争是为了避免不平等的扩大, 而不是为了消灭社会差别。阶级斗争的度如何把握, 将是一个关键问题, 处理不好就会陷入两难的逻辑困境。

          二、阶级分析理论在中国社会一直存在着适用性的问题

          如果中国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就不应该对阶级分析理论只采取谨慎的态度。不能因为阶级斗争扩大化, 而忽略其在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作用, 不能因为目前阶级分析理论的缺陷, 而忽略在现实中的适用性发展。不单自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存在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问题, 实际上, 自从阶级分析理论进入中国社会, 就一直存在着适用性问题。阶级分析的理论和方法应当随着社会的变化而有所变化和发展。

          (一) 适用性问题存在的现实依据

          只要社会中存在社会不平等的现象、存在着社会分化, 阶级分析理论适用性问题的存在就有其现实的依据, 更何况阶级分析理论实质上就是社会主义理论的旗帜。

          1.社会不平等

          “一化三改”之前, 中国社会存在着不同的经济成分, 社会成员在经济地位上是不平等的。“一化三改”后, 中国社会成为清一色的国有经济, 曾经的剥削阶级也已经经过社会主义的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社会主义劳动者, 在政治上、经济上具有一定的平等性。然而, 阶级分析理论是解决社会不平等的理论工具, 尤其是要解决资本造成的不平等。“只要资本存在, 作为资本对立面的社会批判理论——马克思的阶级分析理论就必然有其强大生命力。”[5]只要社会存在不平等现象, 阶级分析理论就有其存在的现实依据。

          2.社会分化

          “阶级分析的目的就是要确认具有始终如一重要性的社会分化。” (Grusky, et al, 2000) [7]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就是在两大阶级 (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的日益对立中产生的。不管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还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 社会分化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在土地、财产收归国有的时候, 因成分、思想的差异也会分化为不同的类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时期, 由于各种资本主义因素的存在, 社会分化就呈多样化发展。

          社会分化为社会不平等的产生提供了可能。不同的历史时期, 社会分化的情况是不同的, 形成的社会不平等也就具有不一样的表现。这就决定了阶级分析理论有必要存在, 但是也需要适用性发展。

          (二) 阶级分析理论在中国社会中的适用性发展

          阶级状况的变化并没有否定马克思阶级理论的基本内核, 相反, 为丰富和发展马克思的阶级理论和阶级分析方法提供了逻辑和现实的可能。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本质上是解决资本全面控制社会的一种理论工具, 其产生的社会基础是《共产党宣言》描述的“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阵营, 分裂为两大相互对立的阶级的”、城市经济处于发展主导地位的欧洲社会。在其进入中国社会时, 资本主义尚处于幼稚阶段, 中国整体上还是一个乡土社会, 是一个与欧洲社会秩序结构不一样的社会。因此,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一开始并不适合中国社会的发展。

          1.中国阶级分析理论的产生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是为城市革命服务的。前苏联与中国的社会结构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也同时存在着大量的农民。但是由于苏联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是从城市开始的, 故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也最初是从城市发起的。同时, 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尚未成功, 新民主主义革命具有了资产阶级革命的性质。新民主主义城市革命的失败, 迫使中国共产党正确认识革命的主要力量, 适用中国社会的阶级分析理论就产生了。由于苏联革命模式的影响, 中国阶级分析理论最初分为两派, 一派是陈独秀的阶级分析理论, 一派是毛泽东的阶级分析理论?!吨泄锩椭泄膊场芬晃闹赋?“农民在全国总人口中大约占百分之八十, 是现时中国国民经济的主要力量”[8]。不管是陈独秀还是毛泽东, 都认为当时中国社会存在两大对立的阶级结构:城市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乡村的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主要指的是两大阶级的对立, 农民阶级是依附于这种对立结构的, 在中国社会, 必须指出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的对立, 因为这涉及到革命的动力来源。由于帝国主义外来势力的存在, 陈独秀和毛泽东都将买办资产阶级作为革命的对象。在革命力量的认识上, 陈独秀认为无产阶级不能成为一支独立的革命力量, [9]必须有可以依靠的其他革命力量, 陈独秀没有认识到农民阶级的革命性, 受欧洲阶级分析理论的影响, 形成了二次革命的思维, 将资产阶级作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依靠力量。而毛泽东在肯定无产阶级的革命独立性后, 鉴于中国无产阶级力量的薄弱, 通过进一步的农民阶级划分, 寻找到无产阶级的可靠同盟军, 并将农村的雇农、游民也划归为无产阶级。“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10]成为革命的首要问题,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成为最符合中国无产阶级革命要求的阶级分析理论文本。但是, 因为中国化的阶级分析理论挑动了中国传统社会的差序结构, 在阶级分析理论适用中国社会革命需要的时候, 中国将以对立格局的理念逐渐代替传统的差序格局, 家庭、家族被作为落后、陈腐的社会结构基元被颠覆, 这也成为后来阶级分析理论适应性发展的历史基础。

          2.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阶级分析理论在实践上的适用性调整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进而城市武装暴动失败后, 中国的阶级分析理论重点放在如何对待农村的土地问题。根据《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及相应的阶级斗争经验,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颁布了《井冈山土地法》, 将根据地所有的土地没收归工农政府, 农民平均分配土地使用权, 禁止土地买卖, 主要照顾了无地少地的农民, 影响了中农的革命积极性。后来, 《兴国土地法》作出一个重大的原则性修改:把没收一切土地改为没收一切公共土地及地主阶级的土地。到1931年, 逐步形成了一条比较完整的土地革命路线和正确进行土地分配的方法, 即: (1) 依靠贫农, 联合中农, 限制富农, 促护中小工商业者, 消灭地主阶级, 变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 (2) 以乡为单位, 按人口平均分配土地, 在原耕地基础上, 实行抽多补少, 抽肥补瘦。中国阶级分析理论的革命性划分得到了具体的体现。在抗日战争时期, 为了团结更多的人、调动广大农民的抗日积极性, 实行减租减息的土地政策, 对地主的土地并不采取完全没收的政策, 将地主阶级划分为开明绅士和顽固派两种。解放战争时期, 暂时妥协性的土地政策调整为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的政策 (五四指示) ?!吨泄恋胤ù蟾佟饭娑? 废除一切地主的土地所有权及其他一切封建土地所有制, 废除封建债务;乡村中一切地主的土地及公地, 连同乡村中其他一切土地按乡村全部人口, 不分男女老幼, 统一平均分配。[11]1948年4月, 毛泽东在晋绥干部会议的讲话中, 提出了土地改革工作中的总路线和总政策是:依靠贫农, 团结中农, 有步骤地、有分别地消灭封建剥削制度, 发展农业生产。富农、地主成为要消灭的对象。由于地主、富农、中农之间的界限不是很分明的, 中农很容易上升到富农, 最终会影响到中农的生产积极性, 新解放区土地政策调整为保存富农经济, 允许临时雇佣的存在。从1950年冬起, 新解放区分期分批地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了土地改革。到1953年春, 全国除了新疆、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及台湾省外, 基本上完成了土地改革。约三亿无地少地的农民分得了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为了服务工业的发展, 很快通过“一化三改 ”, 将农民的土地收归到集体, 便于粮食的全国性调配。

          3.“一化三改”后阶级分析理论的应用歧变

          因为土地改革, 无产阶级不再包括农村的雇农和游民。城市的工人成为无产阶级的唯一成分。虽然通过“一化三改”, 农民也不具有土地所有权, 但无产阶级身份再也不属于农民, 只有在支持工业发展的时候, 部分农民才能转化为工人。工人和农民的身份因户口制度而发生了固化。在“一化三改”前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富农、地主、中农、贫农等阶级划分形成的身份符号, 一化三改后也固定下来。被没收了土地、财产的地主、资产阶级等并没有因为土地、财产的失去而归于无产阶级的行列。如果按照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的划分方法, 就不应该再有不同的身份符号。

          4.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斗私批修”

          在文革时期, 认为应当根据人们的思想和政治观点来划分阶级。社会结构的改变摧毁了传统的社会秩序, 新的平等社会的构建并不能彻底消灭人们心中的私欲, 毛泽东因这些新现象看到了旧思想的复辟, 掀起了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为旗号的文化改造运动, 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文化大革命。当时主要批斗的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新现象实际上就是社会分化后形成新的不平等现象, 原来代表无产阶级的人群实际上发生了分化。狠斗私心一闪念的结果是, 阶级斗争因之担负了改革开放以后淡化阶级意识的肇因。

          5.改革开放后, 阶级分析理论在社会发展中的功能变化

          阶级分析理论因为阶级斗争扩大化, 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逐渐淡化, 成为一个谨慎讨论的话题。共产党的纯洁性及党员的党性不再受到质疑, 邓小平“不认为党内有一个资产阶级, 也不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 在确已消灭了剥削阶级和剥削条件之后还会产生一个资产阶级或其他剥削阶级”[12]。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外资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是可控的, 也就是“个别资产阶级分子可能会出现, 但不会形成一个资产阶级”[13]。在政策的保驾护航下, 阶级分析理论逐渐从阶级斗争转向了阶级合作。因为剥削阶级的消灭, 阶级的划分也就束之高阁, 成为毛泽东阶级分析理论的专属品。

          对外开放后, 韦伯的阶层分析理论代替了阶级分析理论, 阶级阶层相携出现, 阶级冲突论转向了阶级功能论 (功能论实际是阶层分析理论) 。阶级分析理论因为阶层分析的转化, 被认为深化发展了。不能谈阶级分化, 只能谈阶层分化。阶层分化中一个重要现象是中产阶级的崛起, 中产阶级是调节阶级矛盾的社会稳定器。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矛盾冲突开始寄希望于中产阶级的壮大, 因而赖特等学者的阶级分析理论也备受关注。学术研究实际上并没有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上深入挖掘, 而是不断引进西方的学术理论, 走向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共性研究的方向上。社会分化出现的“独立阶层:失业人群和无业人群”并没有纳入阶级分析理论的范畴, 农民工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有现象长时期未能划到“工人”的序列, 全国工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才首次肯定农民工的工人身份, 但是其在城市应享受的无产阶级身份权利因身份制度的阻隔却很难享有。世界工厂的逐渐形成使理论界出现了阶级分析回归的呼声[14]。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20世纪50-70年代, 社会结构发生巨大变化, 阶级理论出现复兴迹象, 一大批社会学家 (Lockwood, 1958;Dahrendorf, 1959;Aron, 1964;Ossowski, 1963;Lenski, 1966;Parkin, 1971;Giddens, 1973;Braverman, 1974;Poulantzas, 1974;Wright, 1979;Bourdieu, 1984) 开始重新关注阶级问题并试图发展或重建阶级理论, 而中国在2000年后借助于西方新阶级分析理论开始反思中国的现实。[15]改革开放政策推进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社会在不断地分化, 现实中已经实实在在存在“新阶级”, 这个新生阶级不仅出现了而且有自己的经济诉求 (如要求进入垄断性、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领域) , 而且有政治诉求 (如某些人提出与共产党分庭抗礼的政治主张) 。得利的社会精英却在公共场合下不愿承认“新阶级”的产生。由于党的指导思想之一——邓小平理论否认党内会出现资产阶级, 新阶级也就没有纳入阶级分析理论的研究范围。

          当阶级分析理论的革命功能弱化, 在现实中已经存在“新阶级”的情况下, 一些人还认为“我国的私营企业主存在着发展为一个阶级的可能性, 但在我国社会主义条件下, 不会最终形成为一个独立的阶级”[16]。

          最终在当今反腐的大背景下, 王伟光再提阶级分析理论不过时, 引起了强烈的反弹。对现实反应灵敏度不足的阶级分析理论, 已经处于理论研究的边缘化状态。

          三、阶级分析理论适用性发展存在的问题

          阶级分析理论边缘化发展, 其适应性问题遭受了政策、理论、现实的困扰。作为社会主义的旗帜性理论, 在中国人民以身份的标签享受着人民民主专政施予的权利时, 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发展就存在着问题。后来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发展发生了转折性变化。阶级分析理论根本是要解决社会不平等, 当新的身份不平等被阶级分析理论忽视后, 其解决不平等的效力在不断下降。

          (一) 引进阶级分析理论时社会秩序结构比较的缺席

          中国被船坚炮利打开国门后, 西方的器物、制度、理念吸引了中国各个阶层的人们。精英引导着中国饥渴如饴地学习效仿西方的一切, 传统社会结构无不毁之而后快。因社会秩序结构的差异, 马克思的阶级分析理论进入中国后, 最初阶级分析理论只为了解决革命的首要问题而中国化, 而并没有理性地对待中国社会秩序结构与欧洲社会秩序结构、俄国社会秩序结构的差异事实。

          其实, 马克思阶级分析理论最初的社会基础是城市社会, 而不是农村社会, 更不是中国农村社会。马克思阶级分析理论是城市经济两大阶级对立的产物, 而在中国农村社会, 很难说地主与农民是一对截然对立的阶级。中国的农村社会是以宗亲关系相联系的, 在一个村子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能在亲属关系的亲疏远近做一个排列。这不像欧洲、俄国的农村社会, 村里人的关系不是以宗亲关系为纽带的, 他们是因为庄园主或者是宗教关系而连接在一起。欧洲的农村在历史上附属于城市, 是城市功能的延伸, 而中国农村因为乡绅自治, 每个农村是一种独立的社会单元, 农村之间存在着集市贸易。不管富人还是穷人, 都在宗亲社会结构下生活, 有的农村家族还存在着公田, 以维持家族经济状况不好的小家庭生活。因此, 在中国农村社会中, 宗亲关系弥合着地主、富农、中农、贫农和雇农之间因经济差别带来的矛盾, 避免矛盾向截然对立的方向转变。再说经济差别也不是变动不居的, 富农很有可能成为地主或中农, 甚至是贫农, 地主也可能向其他阶层流动。不管贫富状况如何变动, 孝慈礼仪不会发生变动。

          当土地革命将原来财富获得的合理性打破了, 原来的社会秩序结构就被摧坏了。尽管土地革命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平等性, 但依靠暴力获取财富的逻辑在一定程度上也获得了肯定。在现代化进程中, 随着新的不平等的出现, 土地革命带来的平等性受到了侵蚀, 但暴力获取财富的逻辑沉淀下来, 加剧了新的不平等。随着精英向城市的流动, 农村社会的治理权力转向了能够展示暴力或财富的人手里。如果农村土地改革能够考虑到社会结构的差异, 中国的阶级分析可能会更好地适用社会的发展, 依靠平等的观念改变乡绅劣绅化的衰退状态, 在教育平等化的推动下, 在中国人整体上文化道德水平的提高下, 中国的社会结构自然会得到升华。

          (二) 新社会秩序结构建立的苏联路径依赖

          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彻底改变了原来的社会经济结构, 在经济上拉平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原来的无产者、少产者取得了社会话语权, 但是传统的维持社会正常运行的秩序逻辑还支配着人们的思维。在有着强大传统秩序结构力量的情况下, 中国建立一种更为平等、公平的社会制度, 是史无前例的。当时, 苏联建立新秩序结构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虽然中国和苏联历史基础差异巨大, 但是这种新秩序结构建设积累的经验却是唯一的。

          因此, 新秩序社会结构的建立不可避免会滑向照搬苏联经验的路子上。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走了符合中国社会现实的道路, 但在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 由于经济、社会管理的幼稚, 苏联的建设经验就甚为可贵:身份政治、国家对社会各方面的垂直控制。苏联的社会主义是在东正教文明的社会中建立起来的, 苏联人民宗教驯化行为的社会习惯必然会影响到苏联当权者的行为。对于这些首先敢于吃社会主义葡萄的人, 除了借助于社会主义理想设计的思想, 更多的现实行动必然受已经形成的宗教行为习惯的影响。

          (三) 官僚阶层的缺席:从“两个阶级一个阶层”到社会的多阶层划分

          社会主义中国的官僚阶层因其最初主要来源于工人和农民, 人民民主专政的政府官员其所代表的必然是工人和农民的利益, 官员成为工人和农民利益的代言人, 是能够得到广大人民认可的。知识分子在上山下乡运动中成为被改造的对象, 当官员出现了特权化, 毛泽东在纠正过程中, 也没有将官员作为一个特殊的阶层, 还是自然地划到了无产阶级阵营。改革开放后官员是代表工人和农民掌握政权的群体, 这个群体手中的权力决定了与其他人群的差别, 应该被划为一个特殊的阶层。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发展, 社会分化出多个阶层, 官员只被简单地划为管理阶层, 也没有单独作为一个阶层划分出来。这个阶层在阶级分析理论中的缺席, 会导致对于社会已经出现的阶级分化, 不能及时地应用阶级分析理论进行阶级的重新划分, 而是将农民工固定为农民身份, 作为“农民的特殊阶层”, 以“超越阶级归属”漠视阶级的分化, “落入了自由主义的叙事框架”, 导致一部分社会成员无道德底线。

          四、分析结论:当今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对策

          党的十八大以来, 反腐成为政治新常态, 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已经在以壮士断腕的勇气, 扭转官场生态。腐败分子被纳入了制度反腐的对象。阶级分析理论应该与现实的政治新常态相适应, 积极走向政治分析的中心, 保证社会主义的大旗不倒。

          阶级分析理论不能只是略微讲讲阶级合作, 不能因为曾经的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历史教训不讲阶级斗争, 更不能不正视新的社会不平等、社会分化的出现, 不讲阶级划分。邓小平说过, “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 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 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13]。每个理论都有其特殊时代的使命, 不能随便突破时代的限制, 尤其是政策方向性的理论。政策理论之间要保持一致的逻辑关系, 阶级分析理论是能够保证逻辑一致的关键。

          只要我们扛着社会主义的大旗, 担负传承中华文明的重任, 必须重视阶级分析理论, 重视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从来没有, 也不可能脱离社会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6], 忽视了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发展, 就无法正确对待权力与资本结合掠夺社会财富、造成社会不平等的现实。中华文明能够长时期连续不衰, 是能够较为有效地防止不平等的极化和长时期固化, 能够较为有效地处理权力与资本的关系。传承文明与阶级分析理论在此取得了一致性。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就是要使我国全体社会成员同步进入小康, 就是要缩小社会分化、促进社会平等。建设公平公正的社会, 就是要向无阶级分化的方向发展。为了发展生产力, 我国曾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但以2020年进入小康社会为起点, 我国将进入迈向共同富裕的新阶段、新时代。

          参考文献:

          [1]王伟光.坚持人民民主专政, 并不输理[J].红旗文稿, 2014, (18) .
          [2]吴忠民.从阶级分析到当代社会分层研究[J].学术界, 2004, (1) .
          [3]吴宣恭.阶级分析在我国政治经济学中的地位[J].政治经济学评论, 2011, (2) .
          [4]孙津、韩李云.阶级分析的适用针对及其变化[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2013 , (6) .
          [5]焦连志.关于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理论当代中国意义的思考[J].理论导刊, 2006, (6) .
          [6]陈跃、熊洁、何玲玲.关于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方法理论与现实的研究报告[J].马克思主义研究, 2011, (9) .
          [7]李路路、陈建伟、秦广强.当代社会学中的阶级分析:理论视角和分析范式[J].社会, 2012, (5) .
          [8] 毛泽东.毛泽东选集 (第2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
          [9] 陈独秀.中国国民革命与社会各阶级[N].前锋, 1923-12-01.
          [10]毛泽东.毛泽东选集 (第1卷) [M].人民出版社, 1991.
          [11]陈吉元等主编.中国农村社会经济变迁[M].山西经济出版社, 1993.
          [12]邓小平.邓小平文选 (第2卷) [M].人民出版社, 1994.
          [13][17]邓小平.邓小平文选 (第3卷) [M].人民出版社, 1994.
          [14]彭恒军.重返阶级: “世界工厂”的必然逻辑——兼述近年来的阶级理论研究[J].兰州学刊, 2008, (6) .
          [15]冯仕政.重返阶级分析?——论中国社会不平等研究的范式转换[J].社会学研究, 2008, (5) .
          [16]刘保国、翟新美.关于阶级分析及其当代适用性的思考[J].长沙理工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7, (2) .

          张莉,刘清江,夏庆宇.小议阶级分析理论的适用性[J].淄博师专论丛,2019(01):55-60.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魔豆28原创 | 魔豆28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