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豆28

        魔豆28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魔豆28您当前的位置:魔豆28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资本主义论文

        数字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时间:2019-04-03 来源: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作者:宋平 本文字数:8954字

        魔豆28 www.brooksidetruckinginc.com   摘    要: 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发展, 依托数字而存在的一种新型资本—数字资本应运而生。它是继产业资本、金融资本而后出现的第三种资本样态, 三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的。数字资本的产生, 也催生了数字资本主义这一资本主义的新类型。数字资本主义以数字为“资本芯”, 具有依赖性、隐蔽性、渗透性的基本特征, 以获取剩余价值、实现资本增值为最终目的, 极易引发数字异化。当然, 事物的发展具有两面性, 数字资本主义对于新技术、新业态的发展, 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新时代下, 以一种辩证发展的视角对数字资本主义进行政治经济学批判具有一定的必要性。

          关键词: 资本; 数字资本主义; 基本特征; 双重影响; 方法论自觉;

          Abstract: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uch a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cloud computing, a new type of capital, digital capital, emerges as the times require. It is the third form of capital after industrial capital and financial capital, which are inseparable. The emergence of digital capital has also given birth to the new type of capitalism of digital capitalism. Digital capitalism takes numbers as “capital core”and has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dependence, concealment and penetration. The ultimate goal of digital capitalism is to obtain surplus value and realize capital appreciation. It is easy to cause digital alienation. Of course, the development of things has two sides, digital capitalism for the development of new technologies, new forms of business, th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of traditional industries have a certain role in promoting. In the new era, it is necessary to criticize digital capitalism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dialectical development.

          Keyword: capital; digital capitalism; basic characteristics; dual influence; methodological consciousness;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各类应用软件的下载、惟数字化意识形态的浓重, 人类正逐步走进数字时代。与此同时, 资本的样态也由产业资本、金融资本逐步向数字资本转变, 数字资本主义一种新型的资本主义类型随之诞生。所谓的数字资本主义是以信息技术为支撑、以数字为基本内核, 以获取剩余价值、实现资本积累为根本目的, 从而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产生重大影响的一种新的资本主义类型。要进一步理清数字资本的运作方式及其影响, 那么, 从马克思主义视域下对数字资本主义进行政治经济学批判显得尤为重要。同时, 对于书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新篇章具有重大意义。

          一、资本形态的演变历程

          数字资本并不是凭空产生的, 它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以及继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基础上而产生的一种新的资本存在形态。要想清楚地理解数字资本, 首先要弄清楚资本的实质以及资本形态的演变历程。

        数字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 马克思认为, 资本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普遍存在。“要害在于:如果说一切资本都是作为手段被用于新生产的对象化劳动, 那么, 并非所有作为手段被用于新生产的对象化劳动都是资本。资本被理解为物, 而没有被理解为关系。”[1]214从本质上而言, 资本是一种社会关系。资本主义发展初期, 马克思分析了作为资本的货币和货币的货币之间的关系, “作为资本的货币是超出了作为货币的货币的简单规定的一种货币规定。这可以看作是更高的实现, 正如可以说猿发展成为人一样。但是, 这里较低级的形式是作为包容较高级的形式的主体出现的。无论如何, 作为资本的货币不同于作为货币的货币。这个新的规定必须加以说明。”[1]206这里可以看出, 马克思认为作为资本的货币是对作为货币的货币的一种新的超越, 从而为进一步透析产业资本主义奠定了基础。事实上, 作为资本的货币和作为货币的货币之间具有根本性的差别。作为货币的货币是基于等价交换的原则, 在流通过程中实现增值, 而作为资本的货币则打破了传统的等价交换原则, 通过购买生产资料和劳动力, 在生产过程中剥削剩余价值, 从而导致不平等社会关系的产生。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 作为资本的货币逐渐为产业资本家所占据, 他们占据生产资料、凌驾于雇佣劳动力之上, 通过延长剩余劳动时间来获取利润, 实现资本增值。“本质上明明是工人通过劳动养活了资本家, 可却颠倒地表现为资本家发给工人工资并养活工人。真相明明是资本家用过去工人创造的死劳动与工人交换, 这种交换的实质是资本家获得了可以创造剩余价值的劳动源泉, 可是这种不平等在现象上却表现为一种恩慈和博爱。”[2]678这里, 我们可以看出产业资本主义凌驾于雇佣工人之上的不平等剥削关系。

          19世纪末20世纪初, 一种新的资本存在形态—金融资本产生, 随之金融资本主义诞生。金融资本的产生具有一定的历史原因。随着产业资本主义的迅猛发展, 资本主要集中于少数大资本家手中, 竞争更加激烈。此外, 能否实现资本的顺利流通直接关系到资本家的生死存亡, 为实现资本的顺利流通, 马克思曾指出借贷关系, 即有剩余资本的资本家将富余资本借贷给资本短缺的资本家。随着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 以信用为基本依托的银行业的崛起, 为富余资本的资本家提供了存储点, 同时也为短缺资本的资本家提供了借贷点, 原来的产业资本家之间的偶然性联系由于第三方平台的诞生演化为必然性联系。这样, 作为第三方平台的银行亦称为金融资本跃居产业资本之上, 直接控制着产业资本家的咽喉。“产业对银行的依赖, 是财产关系的结果。产业资本的一个不断增长的部分不属于使用它的产业资本家了。他们只有通过代表同他们相对立的所有者的银行, 才能获得对资本的支配。”[3]252金融资本为产业资本家提供融资平台的同时, 也间接的确立了自身凌驾于产业资本之上的权力。

          近几年, 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 一种新型的资本形态—数字资本正在兴起。所谓的数字资本是一种基于数字来获取利润的资本存在样态。例如, 各类app应用软件作为沟通买方和卖方之间的平台, 通过收集买方的搜索数据记录, 借助云计算分析买方的购买倾向, 及时为买方推送相关的产品, 同时为卖方提供相关的数据计算结果, 从而为卖方调整销售模式提供了参照物。事实上, 我们可以看出, 电子商务平台在为买卖双方提供交易平台的同时, 也如金融资本一样, 产生了凌驾于买卖双方之上的“无形的手”, 而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则是数据。数字之所以能够作为一种资本样态, 是因为它具有了一种普遍性的意义, 并且逐步成为一种支配性的力量。卢卡奇曾提到, “一种商品形式占支配地位, 对所有生活形式都有决定性影响的社会和一个商品形式只是短暂出现的社会之间的区别是质的区别。”[4]144这里强调商品是否获取支配地位、是否对社会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同理, 作为数字是否处于一种支配地位, 是否对社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是决定数字资本发展的关键所在。

          产业资本、金融资本、数字资本之间并不是割裂的, 三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的。产业资本是基础、金融资本是中间界层、数字资本是资本样态的最新表现形式。金融资本、数字资本以产业资本为依托。无论金融资本还是数字资本怎样发达, 都离不开物质生产的支撑作用。虽然数字资本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虚弱了产业资本、金融资本的发展, 但是并不意味着产业资本、金融资本的消失, 反而数字资本的发展在一定程度弥补了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存在的一些不足。例如, 数字资本基于其数字化、精准化的特征改善了产业资本投资的盲目性, 为产业资本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又如, 虽然支付宝此类的支付软件的应用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金融资本的作用但是它克服了大银行所无法实现的小额度贷款, 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产业资本的发展。所以三者之间相互影响、彼此依存的关系。

          二、数字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

          相对应于数字资本的则是数字资本主义, 数字资本主义是顺应时代发展的一种新型资本主义形态。与传统的资本主义类型相比, 数字资本主义具有依赖性、隐蔽性、渗透性的基本特征。

          (一) 数字资本主义具有依赖性

          数字资本主义并不是单纯地以某一种具体数据为基础, 而是指借助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加工、创造所产生的具有某种抽象意义的一般数据。这些一般数据的获取有依赖于信息技术, 没有信息技术那么这些数据也就毫无意义, 更谈不上数字资本主义。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将资本主义的存在领域转为一般数据领域, 资本主义借助一般数据实现价值增值, 加快资本积累。由此可见, 数字资本主义对于信息技术具有依赖性。资本主义发展初期, 马克思曾就机器大生产表达过明确的认识“这里包含的, 不仅是科学力量的增长, 而且是科学力量已经表现为固定资本的尺度, 是科学力量得以实现和控制整个生产总体的范围、广度。”[5]150这里表明了机器大生产对于整个生产的重要性, 由此类推, 数字时代, 信息技术对于数字资本主义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为攫取更多的利润, 技术创新成为资本主义追逐的对象。“技术创新成了反映资本家欲望的一种拜物对象。”[9]99在我们看来, 随着技术的发展以及数字资本主义的兴起, 原来的“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逐步转变为“技术拜物教”和“数字拜物教”。当然我们也要清楚地认识到, 即便技术、数字成为人们膜拜的新对象, 但是其背后所存在的不平等的社会关系即拜物教的本质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二) 数字资本主义具有隐蔽性

          相比与产业资本主义、金融资本主义, 数字资本主义同样具有剥削性, 然而剥削呈现出一定的隐蔽性。以信息技术为依托的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使得人们容易产生一些错觉, 认为数字劳动实现了剩余价值和资本增殖从而否定活劳动在价值增值中的决定性作用。“数字化极大地提高了资本增殖的机会, 加速了生产线的运转, 或者说使其商品获得了速销, 因为虚拟的工厂能够在网上发现高技术与低工资之间最完美的结合。”[7]29实质上, 这种认识是错误的。数字劳动看似将劳动者排除于生产领域之外来实现资本的增殖, 实则是现实的劳动者以技术为中介实现劳动能力延伸的结果, 从根本上讲, 剩余价值的产生以及资本的增殖仍是雇佣劳动者劳动的产物。

          此外, 数字作为数字资本主义获取利润的一种新型生产资料, 它的产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它并不是资本家的私人占有, 每一个社会人都是相应数据的生产者, 因此数据共享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然而, 在数字时代, 由于资本主义剥削具有隐蔽性, 大多数人们并没有认识到数据所带来的新的不平等。拥有巨额数据的资本家居于数据垄断地位, 成为数据寡头, 而那些数据的生产者则更加赤贫。“从长远来看, 日趋严重的社会不平等现象带来的种种问题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我们很难认为社会富裕程度的差异是上个历史阶段的残留。这种差异显然是由数字资本主义本身造成的。”[8]281从长远来看, 数字资本主义基于其剥削性将进一步催化资本主义矛盾。

          (三) 数字资本主义具有渗透性

          数字资本主义并不是孤立存在的, 它的发展程度之间影响到政治、文化以及社会等方面的发展。正如上文所分析, 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将将导致贫富鸿沟, 贫富鸿沟实质上是也是一种平等性问题。政治方面, 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容易导致政治上的不平等。凭借技术优势来获取一般数据从而进行数据垄断的资本主义在经济上获取垄断地位的同时, 将通过竞选、参与制来实现其政治上的统治权, 从而导致民主失衡。文化方面, 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离不开理论和技术的支撑, 提高人们的创新能力是发展数字资本主义的关键一步。同时, 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容易导致技术滞留, 数字寡头为确保其垄断地位, 往往会延缓技术的更新或者致使数据发展的不平衡, 以确保其竞争地位。社会建设方面, 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将催生更多地就业岗位, 减缓社会就业压力;有助于社会运行效率的提高, 例如, 支付宝、微信的应用大大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效率等等。

          当然, 数字资本主义并不是一个地域性的资本主义类型, 而是具有一定的全球化意蕴。

          它渗透到世界各地。数字资本主义在一定条件下将促进经济全球化的进程, 商品的全球化基于一般数据共享能够更加精准的实现商品资本的货币化。生产的全球化基于一般数据共享能够促进资源的高效利用以及实现合理的生产域, 从而有效的缓解生产过剩。当然, 这些都是在数据共享的基础上实现的。如果数据寡头为确保其垄断地位避免实现数据共享, 那么, 在资本循环更快的数字时代, 经济?;⑸钠德士赡芑岣?。

          无论是依赖性还是隐蔽性亦或是渗透性的特征, 通过认识这些基本特征, 我们可以深入剖析数字资本主义背后所隐藏的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关系。这对于技术创新以及促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影响深远。

          三、数字资本主义的双重影响

          数字资本主义作为资本主义的最新形态, 它的发展使得每个人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都进入到这个以数字为核心所编制的数字场域来, 因为在数字时代如果不融入到这个时代, 那么则意味被时代所抛弃, 生命的意义因数字而潜移默化发生了异化。在数字资本主义发展期间, 深入剖析数字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双重影响, 对于个体的健康发展、社会的有序运行具有重要意义。

          (一) 数字资本主义的正效应

          1. 数字资本主义有助于新技术、新业态的产生。

          市场经济条件下, 数字资本主义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快技术创新, 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新技术的产生。所谓的技术是具备明确的适用范围、具备一定的形式和载体, 改变现有事物性能或者人们利用现有事物形成新事物的方法。例如, 人工智能作为一种先进的生产力形态, 它主要依托大数据、云计算来实现自身的价值。无论是百度、京东亦或是医疗等各行各业, 智能化逐步改变了传统的技术路径, 人工智能的应用正是数字资本主义为了在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 凭借其数据优势, 而创造的一种新的技术优势。数字资本主义由于其依赖性和剥削性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新技术的产生。

          数字资本主义推动新业态的诞生。业态是指针对人们的特定需求, 按照一定的价值目标, 有选择的采取具体方式来为人们提供便利的一种新型服务形态。市场经济是一个能够进行内部循环的系统, 各个行业、各个部门之间并不是孤立存在的。数字资本主义的兴起、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新产业的诞生。例如, 随着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 一些有关于运用数字进行分析的投资机构应运而起, 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市场经济的发展。数字资本主义由于其渗透性将在一定程度上助于新业态的产生。

          2. 数字资本主义有助于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数字资本主义有利于缓解传统产业的“效率困境”和“定制困境”。效率是衡量一种生产力水平高低的重要指标之一。传统产业基于“高投入、高产出”的生产模式促进发展, 但是这种单一化、固定化的模式不仅导致资源浪费而且效率低下, 甚至出现投入和产出成反比的尴尬局面。无论是生产效率亦或是管理效率对于传统产业而言都是亟待解决的难题。传统产业固定化、单一化的生产模式, 很难满足人们的个性化的定制需求。数字资本基于其数字化、精准化的特征有助于为传统产业提供一定的数据依据, 从而减少不必要的支出, 促进了生产的多样性。例如, 淘宝作为第三方平台, 通过对买方数据记录分析为卖方提供了一个具体的售卖方向, 在一定程度上间接的克服了传统产业生产的盲目性, 节省成本, 提高效率。

          (二) 数字资本主义的负效应

          1. 数字资本主义导致“数字异化”

          “异化”一词的原意是权利的转让、关系的疏远和精神的错乱。黑格尔第一次从哲学上规定了异化的概念, 就是指主体的结果成了主体的异己的力量, 并反过来危害和支配主体。

          我们说, 无论是商品拜物教还是资本拜物教其实质都是借助物与物之间的关系来隐藏其背后所涵盖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然而, 数字时代, 拜物教的实质失去了商品和资本的外衣用一连串数字赤裸裸的显露其剥削的本质, 人们逐渐沦为数字的奴役。资本家极力改进技术, 获取海量数据, 从而实现更大的利润;工人的绩效工资由一系列数据决定;大众的出行受是否携带手机、是否使用微信、支付宝的限制;不管是学生、商人还是企业家等个人身份被数据库所存储;数字资本主义以一种潜在的强制性将人们拉入它所设置的数字空间来, 数字成为奴役人、支配人的一种异己的力量。只有当个体转化为一系列冷冰冰的数字时人们的生命才有意义, 事实上数字异化使人们归于一种纯粹生物学意义上的个体, 数字资本主义使得生命政治在数字的奴役下展现的淋漓尽致。

          2. 数字资本主义导致“贫富鸿沟”

          数字作为一种新型资本, 易造成垄断, 甚至出现“数据寡头”。因在人力、物力、财力占据优势地位, 数据优势自然集中到一些商业巨鳄手中, 然而弱势群体只有处于数据提供方的被动境地。例如:今日头条此类的APP会根据你以往的搜索数据不定时的推送你所感兴趣的新闻, 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大数据和云计算可以准确提供一些定制型服务, 处于被动方和海量数据拥有方之间的市场地位与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的原则背道而驰。数字发展的不平衡性导致贫富差距拉大。

          此外, 由于数字资本主义的精准性和全球性进一步促进了资本流通的速度, 缩短流通时间, 加速资本积累;资本的贪婪性和盈利性导致资本有机构成的进一步扩大, 致使一些雇佣工人失去就业机会, 陷入贫困境地。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 “来到世间, 从头到脚, 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数字资本主义并没有改变资本剥削的本质, 反而使这种剥削更加赤裸裸。

          3. 数字资本主义导致人的价值观变异

          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 数字、技术成为重要的资源, 容易使人们过多的追求工具理性而忽视价值理性。例如, 衡量财富的唯一标准是金钱的多少, 衡量一个人生活品质的唯一标准是金钱, 人们逐步沦为“单向度的人”。由于人们对于数字的依赖性大大增强, 自身的主体能动性容易受到影响。例如, 互联网已然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快手或者抖音此类的APP一方面在娱乐大众的同时, 基于关注量和点赞量的重要性, 人们便容易产生一种不劳而获的错误认知, 甚至为了关注量做出一些与社会价值观背道而驰的行为。此外, 微信、微博的盛行, 点赞量的多少潜移默化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由此可见, 数字资本主义正在以一种潜在的形式影响人们的内在价值观。

          数字资本主义在促进新技术、新业态以及传统产业发展的同时, 也同时为自身的发展设置了陷阱。无论是“数字异化”还是“贫富鸿沟”还是价值取向的变异均将人的生命意义抽象为一系列可以盈利的数字, 都将进一步激化矛盾。所以, 辩证理性地分析数字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双重影响, 对于新时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健康有序运行具有指导性意义。

          四、数字资本主义发展的方法论自觉

          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并不是独立进行的, 它能否发挥“正效应”规避负效应, 离不开包括制度、文化、人力资本等在内的动力机制的运行。数字资本主义发展离不开系统性的路径构建, 一种要素的缺失将关乎最终的影响。因此, 实现数字资本主义的健康发展, 应重视以下几个维度:

          (一) 树立数字理念, 规避数字异化

          理念是行动的先导, 实现理念的变革, 是规避数字异化的重要一步。信息技术的推动使得人类逐步进入数字时代, 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数字资本主义盈利的本质、人们对于数字认识的缺失使得人们逐步沦为新的异化, 如何规避异化, 引领数字资本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一方面政府应该有意识的帮助大众认识到数字对于大众的重要性, 通过大众媒体等方式潜移默化的帮助人们树立正确的数字理念, 杜绝数字异化, 讲求实事求是。另一方面, 作为企业应该发挥企业家精神, 认识到一般数据的重要性, 加大科研投资力度, 提高自身的创新能力, 带动更多的新产业、新业态的产生、发展, 避免数字垄断。

          (二) 完善制度法律, 杜绝贫富鸿沟

          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加快了资本流通速度, 促进了资本增值。作为数据的生产者却没有获取相应的收入, 反而由于数据资本家的垄断使得社会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大。贫困会影响社会稳定, 导致社会管理成本的增加。例如, 在一些贫富差距较大的国家, 贫困地区的人们的精神价值贬值, 更加重视物质价值, 焦虑感攀升, 犯罪率增加, 影响社会稳定。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对于数字资本主义的兴起和发展, 有为政府应该做到一方面, 首先具有审慎包容的态度同时也要发挥止损机制。数字资本是顺应信息技术革命产生的一种新型资本样态, 是不可能被彻底消灭的。一系列的法律制度应该与时俱进, 促进数字资本健康有序发展。另一方面, 经济全球化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 我们要顺势而为、有所作为, 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经济全球化的进程, 但是在其发展过程中, 政府要防止数字扩张, 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导, 使得人们树立正确的价值取向, 避免惟数字化的错误意识形态。

          (三) 驾驭数字资本, 避免“单向度的人”

          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的层次需要论, 把人的需要分为生理需要或生存需要、安全需要、归属的需要或爱的需要、尊重需要、认知需要、审美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 这体现了人的需要的多样化是对人的本性的外化。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价值取向。人的发展不能仅仅局限于物质需要的满足, 还要注重精神上的充实。在数字时代, 我们不能仅仅只顾追求数字所带来的利益, 而忽视了精神世界的充裕;不能仅仅只顾追求形而下的东西, 而忽视了形而上的满足。数字时代, 要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就要全面认识人的发展向度, 面对数字资本, 转变数字至上的功利主义倾向, 从而避免发展的单向度。

          五、结语

          信息技术的发展, 促进了数字资本主义的发展。相对于传统资本主义类型, 数字资本主义的依赖性、隐蔽性和渗透性的基本特征使得人们容易导致数字异化, 阻碍人的全面发展。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去辩证看待数字资本主义双重性以及通过探讨驾驭数字资本的方法, 对于促进新时代科技创新、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具有重要的引导意义。当然, 数字资本如何运行、数字资本发展趋向等问题, 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
          [2] 张一兵.回到马克思———经济学语境中的哲学话语[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3.
          [3] 希法亭.金融资本[M].福民, 等译;王辅民, 校.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9.
          [4]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M].杜章智, 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2.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8.
          [6]大卫·哈维.资本社会的17个矛盾[M].许瑞宋, 译.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6.
          [7]提姆·鲁克.应对数字鸿沟———计算机世界里的严峻现实[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2001 (6) .
          [8]丹·希勒.数字资本主义[M], 杨立平, 译.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2001.

          宋平.马克思主义视域下的数字资本主义[J].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9,37(01):16-20.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学术堂_诚信网站

          魔豆28原创 | 魔豆28平台 |